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楼诚]一生一念(一)

突然心血来潮想写点小段子😂

那是一九四一年,
上海的天阴沉的有些可怖,新政府大楼灯火通明,进出大门的人络绎不绝,这栋楼总是这样的繁忙,木然的繁忙。
明楼现在办公室窗前,下雨前的闷热让他有些莫名的烦躁。汽车的轰鸣和错杂的脚步声敲击他的耳膜。明台去了延安,大姐……明楼的思绪有些散漫,这段时间一切有关他的活动都暂时沉寂,他需要调整和更好的伪装,那些小打小闹的例行事务他只需要过过眼就可以了。
安静的日子他竟觉得有些无所事事,明楼专注的看着窗外,他在等雨,这场酝酿了许久的雨也应该下下来了,明楼知道这场雨可以带走他莫名的,也不应该属于这个时期的他的情绪。

门外纷乱的脚步没有停歇的趋势,慢慢的听来却有一种奇异的节奏感,明楼的好奇心发了起来,他默默的开始用简单的摩斯密码来解读这些脚步声。熟悉的汉字被组合成了千奇百怪的语句,他不禁笑了起来。他缓缓的移回到办公桌前,仍旧聚精会神关注门外的脚步声,明楼觉得他这浮生偷得的半日闲可能就要赔在这幼稚无聊的游戏上了。

哒哒哒……与众不同的脚步声打乱了思考,是谁在靠近?不是政府文员的虚浮,是一种坚定的不急不躁;不是伪军日寇的侵略,是一种踏实的不紧不徐。握在手中的青瓷茶杯中氲氲的水汽遮盖了眼镜片,清茶的香味也好像铺陈了一室,感觉世界都在告诉他,阿诚来了。

阿诚推开了办公室的门,想着这种天气令人昏昏沉沉,大哥应该也会感到有些精神不振,他煮了杯咖啡给大哥端来,却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场景——大哥好整以暇的坐在桌子后,手里端着他前几天送给大哥的青瓷茶杯,眼镜上蒙了一层薄薄的白雾,但是眼神却穿透过来。阿诚有些不自在,偷偷的心悸了一下。阿诚转身看了看周遭,轻轻的关上了办公室的门。手里稳稳的拖着咖啡,向明楼走去。

还有两步,明楼在心里默数着。他没有说话,从阿诚进来开始他保持着静默,没有动作。阿诚有点不知所措,今天的大哥有点反常。

"先生,咖啡。"阿诚倾了身子,话语间有点小心翼翼,"难不成又出了什么问题?最近没有什么大动作啊"阿诚心中暗想,"莫非是那个小祖宗出事了?可是看大哥的表情不太像啊。"阿诚的表情纠结了起来。

明楼放下青瓷茶杯,接过了咖啡,眼镜片还有白雾,他低头啜了一口咖啡,利用低头微微抬眼从镜片上方看到了阿诚纠结的眉头。他的动作做的隐秘而完美,阿诚丝毫没有察觉。

气氛有些微妙的尴尬,阿诚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先生"阿诚喊了声,明楼看向他,竟然歪了头,笑了。阿诚看着明楼抿起微笑的唇角,标准的一字笑,耳尖敲敲的爬上了红晕"这样的大哥……"
"想什么呢?"耳畔突然想起的低沉的声音驱散了脑海里盘旋的旖旎。明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他身边,他侧站在阿诚的身边脸凑的极近,咖啡的醇香拼命的向阿诚的身体钻过去,像是侵略。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