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楼诚]一生一念(三)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出来一起吃过饭了,桌上的台灯是多色的玻璃拼接而成,散发出来的灯光却是黄澄澄的,温暖着被这个黑暗的世界伤害的一颗颗心。又有人进来带来一阵微风引得台灯上的玻璃流苏碰撞一阵清脆。

不知道今天的明楼是怎么了,下午在办公室就抱着他撒了半天娇,现在和他出来吃饭还不要包间非要坐在窗户旁边。阿诚有些纳闷,但是他没有问,快速的点了菜,量不多但是两个人足够了,当然有草头圈子红烧肉,浓油赤酱的。

明楼没有说话,安静的看着阿诚点单,饭店的烟火气将他两围绕,仿佛一道围墙把一切的国仇家恨、恩恩怨怨、阴谋算计都阻隔。

明楼又想起了他的那个梦,那个抱着阿诚的梦,他还有半截没有告诉阿诚。在梦里,他们俩在巴黎,他每天按时上下班,一次次走过法式梧桐环抱的大道,一次次对喊他教授的学生回以温暖的笑意,路的尽头是他的家,他会换上居家服,在等待阿诚给他做好他想吃的松鼠桂鱼的时间里给大洋的彼岸打一通电话,和大姐商讨家里的生意听她的唠叨,拒绝小少爷的各种要求。在周末会阿诚去钓鱼,去街上购买时髦的礼物给大姐,达成小少爷的心愿单,更多的时间是在家里,小湖畔,树林边,一人一书,一清茶一咖啡……

他想的很多,想的很久,在心里一次次的描摹,每一次都是那么的真实,让他无法挣脱,有时候他以为那就是事实——那个时候他从梦中醒来,银色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偷偷的挤进来,他的阿诚,就在他的怀里。

大姐走了以后,阿诚总是怕他伤心,有些事情都是找他不在的时间做,怕他触景伤怀。物是人非事事休,流年易逝难觅当年欢愉。阿诚想,大哥这么多年总是过的太累了,许多的担子一口气压在他的肩上,未来不知道怎么走,赶走了日本人然后呢?阿诚不想去想那么久远的事,他只想好好的过现在这段时间。




我觉得。。我可能一不小心要写长了。可素不会写长篇。。。突然就写了一段。。ー=≡Σ( ε¦) 0放上来凑个字数吧(╭☞•́ω•̀)╭☞万一坑了呢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