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楼诚]大哥说,活在当下

脑洞君的回归 (~ ̄▽ ̄)~最近室友提供啦好几个脑洞。就戳戳戳出来了~( ̄▽ ̄~)(~ ̄▽ ̄)~

梁萌萌又给阿诚打电话了,不巧的是阿诚去给大哥做饭了。

“阿诚兄弟!出大事啦”

“嗯?”接电话的明楼还没有反应过来

“阿诚啊,你这次一定要帮帮老哥我啊!你要是不帮老哥我,我这就危险了啊,我危险了你也危险是不是?咱俩还得一起发财呢!你明天无论如何也要帮哥哥我搞定摆平这件事!”梁仲春一阵竹筒倒豆子,噼里啪啦。

“梁处长,你说什么?我没听太清,你和阿诚什么时候这么熟悉了?”明楼做足了长官的架子。“这个梁仲春!一点都不谨慎!毛毛躁躁的,迟早得出事!”明长官默默在心里给梁处长记了一笔。

“明。明。明长官”梁萌萌感觉一阵寒意,汗从鬓角滑下来,“没什么,我拜托阿诚先生帮我在海关一个小忙。没事,没事。”梁萌萌一边急切的祈祷明楼真的没听清,一边急忙的解释。

“哼,你别你以为你做的那些勾当没人知道,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对你好,你就注意点,不要出了什么事把我也给扯进去。真要是这样了没你的好果子吃!”明长官气势十足的训斥了几句。

梁萌萌,默默的舒了一口气:“是是是,一定小心,绝不连累长官!”表决心的能力,梁处长还是很有信心的。

“以后小心点,还好今天是我接电话,万一是别人呢。这次看在你的面子还有阿诚在我家待了这么多年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了。”明楼抬手看看手表,觉得阿诚的饭应该做好了。

“一定谨记长官教诲。这不是阿诚兄弟跟您跟久了嘛,我还以为是阿诚兄弟接的电话呢!那不打扰您休息了,您休息,您休息。”梁萌萌快速的挂了电话。

日月木娄满意的放下电话,这个梁仲春还真是会说话,不过 他把我的声音听成我的,说明我和阿诚是夫夫腔,跟我跟久了,这话说的真不错。

明长官心情愉悦的下楼了。

正在把菜摆出来的阿诚看到了“下来了?正好去厨房把汤端出来啊。”

阿诚吃饭总是很快,一口塞的满满的堆在腮帮里,然后咀嚼就像明台以前养的那只哈姆太郎。

“大哥,你不吃饭盯着我看什么?”阿诚给明楼添了一碗鸽子汤“多喝点,补补身子,这段时间太劳累了。刚好大姐带着明台去苏州了,阿香回家了,没人打扰,明天也不用上班,可以好好休息一下。”

明楼微笑着接过去“都听你的。”
“对了,刚刚梁仲春给你打电话应该是他的货怎么了。”

“好,我等会吃完了我给他回电话去。他也真是敢。”阿诚摇摇头,梁仲春这个人是个好人可惜贪财惜命。

阿诚先吃完了上楼去给梁仲春打电话,过了一会下来了。 “怎么?” “没事,他明天要出一船香皂丝袜夹带盘尼西林,这几天日本查的严,他怕查出来了,保不住。我明天晚上去海关,亲自帮他盯着这批货出去,还可以让那边的同志截个胡,放点军统的血。”阿诚对着明楼笑了笑。

天气渐渐转热,明天开始要换薄一点的衣服了,等会把大哥的薄衣服也拿点出来。阿诚这样想着,一边向楼上走去。

“阿诚!”在餐厅门口的明楼喊了声。

“怎么了,大哥?”阿诚在楼梯上转过身来,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瘦劲的,放在衬衫的第三课扣子上,暖黄的灯光下,依稀可以看到里面的皮肤是健康的白色,深陷的肩窝,凿出来的锁骨仿佛有光泽在流动。

“明天忙不忙?”明楼知道现在自己的表情,现在的他,可能是一只兽,是蟒蛇,他要把阿诚狠狠的勒入自己的骨血了。他的信子在吐息,在靠近阿诚,他感知到了阿诚的味道。

“不忙,明天晚上去趟港口就可以了。人嘛,要活在当下。不急不急。”阿诚笑的很好看。

然后阿诚就发现,大哥虽然多年不在一线了,但是身手还是很敏捷的,起码可以昨晚直接把他扛起来就扔到房间了。

有点脸红的阿诚发现有个温热的躯体又贴了来。 打掉那只爪子

“大哥!这是早上了!”

“可是,昨晚,阿诚你跟我说你要活在‘裆‘下啊!”蟒蟒很无辜的说。

“明楼你!!!!!”阿诚有些气急败坏

明长官不管,他心情愉悦,他要白日宣淫。

我要把他捞起来没错就是这个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 人。。。。实力听错。。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