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明家虐狗日常之书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段子写偏了之后突然来的脑洞
       阿诚最近有点郁闷,近来他没有什么任务都闲着,只用偶尔去梁仲春那里看看有没有什么岔子,各处收集收集情报。
        这样很不好,阿诚想。最近自己精神都有点懈怠了。深刻的反省了一下自己之后,阿诚去了言阜街。
        阿诚没有开车,他让市政府的人送他来了路口,然后自己开始慢慢走,从第一家书店开始。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空闲了,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仿佛他回到了巴黎,回到了那个温暖的时光里面。
        阿诚买了很多书,还在一个招牌都没有的小书铺淘到了几本孤本。当时书店老板在昏黄的灯光里坐着咿呀的摇椅,斜暼了他几眼随口报了价格。阿诚知道价格有些贵,但是这些书值得,它们的价值就算老板再加价一倍,他也会毫不犹豫买下,远远不止。老板轻轻的笑了,老了的声音混浊带着沧桑,有些讥讽有些感慨有些欣慰,最后却是低的多卖给了阿诚。
        一堆书堆在明楼的书桌上,那些孤本大多是大哥喜欢的,他开始不懂,后来,也慢慢懂了。他还买了好多其他的书,多是一些小说,拉丁文的,英文的,都有,他需要让自己的思维动起来,需要自己深入的去思考。
        阿诚挑了本推理小说准备今天就开始看,又挑了本明楼喜欢的放在了桌上。其他的他要放到书架上去,这不是个轻松的活计,每本书该呆在书架的哪里,挨着哪本书都有着考量。阿诚一本本慢慢的放着。
        "阿诚哥!!!阿诚哥!!!!阿诚哥!!!"明台一路喊着跑进了书房,撞开的书房门发出巨大的声响。
          "怎么了?毛毛躁躁、慌慌张张的。又不是大哥要打你。"阿诚皱着眉从矮梯上爬下来。"又不敲门,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说了多少次了,大哥的书房不能顺便进!"
          小明讪讪的笑了,挪到了书桌前,"阿诚哥~我在家可不好玩了,你带我出去玩吧!去哪儿都成!"
          "不成!"阿诚想也不想的拒绝了,"书都温习好了?今天的练习都做了?成天就想着去玩,大哥知道了又要说我了,我可折腾不起。"
           明台凑近了对着阿诚眨眼"阿诚哥~你就带我出去嘛,好不容易大哥开会没有回来,你在家,他才不舍得教训你呢~好不好嘛~阿诚哥~"
明台看着坚定的阿诚决定怀柔政策到底,"阿诚哥你看,你买了这么多大哥喜欢的书,他一定很高兴的,就更不会说你啦!!!"
          "这些是我买的我喜欢的我看的。"阿诚不为所动,微笑看着明家小少爷,"我觉得也挺适合你的,都是些推理小说之类,你应该很喜欢。"
           "真的?!"明台很开心,"阿诚哥!你真好!但是……"明台还想说什么,阿香的声音传来"大少爷您回来啦!"
          "嗯,阿诚呢?"明楼往里走着,并没有把包给阿香。
           "阿诚少爷在书房呢,对了小少爷刚刚好像也进去了。"阿香跟在明楼后面。
           "明台?他又打什么歪主意?去准备晚饭吧。"明楼吩咐。
          书房里的小少爷慌了,有些失落,"阿诚哥!!下次有时间!!一定带我去啊啊啊!我先回房了!!!"明台随手抓起了几本书就向门口奔去,不意外的差点撞上了正要开门的明楼。
           "越来越没有规矩。"明楼神色平静。
           "居然这么灵活!"明台在心里默默吐槽了下日月木娄的灵活,抬高音量"大哥!你回来啦!我刚刚来找阿诚哥借书啦!我就先回房去看书啦!等会喊我下来吃饭啊!"突突的一口气说完,喘了一大口气的明小少爷就冲上了楼梯。
           明楼想着是不是该找个时间好好给他紧紧皮了,这小兔崽子!
          "明台找你干嘛?"明楼把包放在桌子上。
         阿诚走过来帮他脱下外套"小崽子待不住了。想我带他出去玩。"
         "哼,安生几天都不行。"明楼看到了书架上多了几本书,还有几本是孤本。"今天下班后不陪我去开会去言阜街了?"
       "嗯。"阿诚挂好了外套,走到了明楼身边。"还买了几本其他的书。刚刚被明台借走了。"
      "怎么了,怕自己太清闲思维退化?"对于阿诚明楼就是有自信他都理解。
      阿诚看着明楼,眼睛亮晶晶的。明楼抱住阿诚的腰稍微用力,阿诚的背就靠在了书架上。
     "大哥。"阿诚有些磕痛。
     "磕到了?"明楼不怀好意,"大哥给你吹吹就不疼了啊?"手沿着西装马甲的下摆用力把衬衣扯了出来却不伸进去,而是固执的挤进狭小的马甲里面,"这里?这里呢?还是这里也疼?"有力的手指隔着布料的触碰,却更加的挑逗。
     阿诚有些气急败坏,这是书房,等会就是吃饭时间了,他这一弄一发不可收拾,等会两个人狼狈的出去怎么解释!!!!
     阿诚扭了扭腰,躲避却变成了火上浇油。他用力的拽了拽明楼的手臂,纹丝不动。
      "卡在里面了,我也不想的。"明楼一脸无辜的看着阿诚。
      "你!"气结的阿诚直接凑上去咬了明楼的脖子。
       "阿!诚!哥!你怎么能这样!!!!!"愤怒的小明撞开了门,却看到大哥把阿诚哥按在书架上,手消失在阿诚哥背后,而阿诚哥在"温柔"的亲吻大哥的脖子,大哥,大哥,在笑。
        "越来越没有规矩。出门就算了,进门也不知道敲门打招呼,看来不家法教育教育你,你是要上天了!!!!"明楼把已经呆住的,还傻傻张着嘴的阿诚按进自己的怀里,扭头教育明台。
          "我错了……"明台觉得自己在做梦,他梦游一样的道歉转身反手带上了门。
          阿诚的脖子都是粉红色了。明楼仿佛感觉到他可爱的小阿诚头上还蒸腾着热气。他轻抚怀里人的后背,"好啦,他出去了,不用害羞啦。我们都一起那么久了,他总归是要知道的。"
         "!你个老不害臊的!"阿诚看来真急了,"这么突然!直接他看到了!"明楼看到红彤彤的阿诚根本无法把持,直接吻了上去,真甜。
         反应过来的明台变成了巨大的惊叹号!"不是!!!阿诚哥什么时候被那个大尾巴狼拐到手的!!怪不得从回来以后他两之间就怪怪的,比我呆在巴黎的时候关系还好了!!!!"小明在心里绕圈圈,感觉自己脑容量不够的小明头脑一片混乱。"他要好好问问他两,怎么回事!!!"
         率真的明小少爷反身又打开了房门,然后,他看到,阿诚哥,被,压在书架上,亲吻,一片旖旎。
          小少爷觉得他还是太年轻了,他就静静的接受好了,也许他可以考虑明天让阿诚哥给他买那个新出的墨镜了。
        屋内。
        "大哥你!把梯子搬回去!"羞恼的阿诚推开明楼疾走去了内室,中间还左右脚绊了一下。
        明楼看着阿诚的背影称映着窗口跑进来的夕阳愉快的扛起了梯子。

        饭桌上,明楼看着已经恢复过来的明小少爷问"今天下午你又跑去书房找阿诚做什么?"
         "我,我,"小少爷组织了一下语言,"我找阿诚哥,因为他借我的书都是原版的都是英文和拉丁文,太难了!"
          "太难了?!你不是出国了那么多年了吗?刚刚过去的学末考试你的拉丁文也是第一,这些小说对你来说读起来有难度吗?"明楼反问。
         明镜抬头看着小少爷。
         明台看着明楼睁大了眼睛,明楼微笑。小少爷一挑眉,眼珠在埋头苦吃的阿诚身上转了一圈又滴溜溜的转回来给了明楼一个示意。
         "我谅你也不敢告诉大姐。"明楼保持微笑给了明台一个口型。
         "明台啊,你说话啊,看的懂不?看不懂我让阿诚给你买别的啊,看着你大哥做甚么?"明家大姐着急了。
         郁闷的明台扒了一大口饭,当做是他大哥咽了下去,"看的懂,大姐,我学的可好啦,有时间我读给你听啊。"
         令人满意的温馨的一顿饭。

哈哈哈。后面和前面跑偏了(*´▽`)ノノ凑合着看吧,小明在明家被虐狗千百遍还得忍气吞声的日常 o(* ̄▽ ̄*)ブ



评论(10)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