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谭赵之一起来练瑜伽啊

            隔壁的阿诚哥锻炼脑子,这里的嗲赵锻炼的是肚纸⊙ω⊙       感谢@A喵 聊天带来的脑洞= ̄ω ̄=    枕着肚子来码字(´⊙ω⊙`)

          外面下着小雨,天气沉沉的,小赵医生难得放一天休,竟然下雨了。空气有点闷,好在风雨不大,谭宗明把窗户都半掩。清新凉爽的空气交换进来,舒爽。
          小赵医生有点郁闷,本来说好了让老谭今天陪他去野营的。老谭钓鱼,他去玩水;老谭烤肉,他去吃;老谭打包,他休息……但素!去不了了!(。•́︿•̀。)
          百无聊赖的小赵医生只能躺在毛毯上打滚,滚过来滚过去,滚的直哼哼,滚的怀里抱着的布偶绒毛乱的一塌糊涂。
          英明神武的谭总也没有办法了,把人拽到游戏房让他俩的小祖宗枕着他的肚子玩游戏。
           不开心的赵医生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然后,放弃。
           "这才半个小时!你就不玩了!?不是玩起来睡觉都不顾的么。"老谭看小赵医生扔掉了宝贝似的游戏手柄一脸惊诧。
           赵医生翻过身来,戳了戳脑袋下的肚子,"不玩啦,不好玩,老谭你陪我玩嘛(´◊ω◊`) "
          肚子触感很好,软软的,但是不松弛,皮肤紧张度刚好,富有弹性。小赵医生开始了对他家谭总的肚子的蹂躏,按一按,揉一揉,弹一弹,戳一戳,挤一挤,团一团,搓一搓……
           谭总彻底的对他小男友服气了,放下手上的策划书,双手拖着小男友的咯吱窝一个用力让小男友跨坐在了自己腿上,成功解救了自己可怜的肚子。
           赵启平坐在谭宗明腿上,因为刚刚谭宗明突然的动作重心不稳,上半身倾斜趴在谭宗明身上,双手绕着他的脖子,膝盖弯折小腿平放在地毯上。白嫩嫩的脚藏了一半在毛茸茸的地毯里。
           "这么不乖嗯?这是要谭叔叔惩罚你?嗯?"谭宗明亲了一口赵启平。
           "走开走开,这么闷还抱一起,不嫌热啊!"小赵医生死命的摆摆头。
           "嘿!刚刚还要我陪你,现在就要甩开我。小赵医生,这个节奏不对吧。"谭总好气又好笑。
            "口亨╭(╯^╰)╮"赵妖精不说话,把脑袋又往里埋了埋。
             "天气也不好,闷着不舒服,平平,不如我们来运动运动,出出汗吧= ̄ω ̄="谭大鳄不怀好意的在赵医生身上点火。
             结果不曾想怀里人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大鳄同志觉得膝盖一痛,啥想法都没有了。小赵医生自顾自的掀起了身上宽松的T恤,露出清晰的人鱼线。大鳄的瞳孔大了。
             "诶,谭宗明。我是不是最近长肉肉了?说起来我近来运动好少,感觉浑身的骨头都僵硬了。"赵启平捏捏自己肚子上的皮觉得都是自己最近长得肥膘。
             赵医生觉得这是危机!立马从大鳄身上爬下来,噔噔噔的去拖来了瑜伽垫。
            谭大鳄看着瑜伽垫上的赵启平,年轻有力的腰肢在舒展伸缩,一些记忆在脑海里跑马灯,谭总觉得他要饿死了。他家的小妖精真会点火。
            "启平宝贝,你刚刚坐起来的时候我的膝盖好疼哦。赵医生你帮我看看嘛。"谭宗明走到瑜伽垫旁,半跪在赵启平耳边。
            "呔!哪里来的怪蜀黍!还不快走开!不要打扰我锻炼!"赵医生不为所动,爬到一旁打开了音乐。
             谭宗明觉得自己要饿疯了,刚刚他可没有看漏小妖精眼睛里的狡黠。一本假正经的小妖精,肯定好吃。
             "夏天就快来到  短裤穿高高"     "要是遇到怪蜀黍  千万别上圈套  哈哈"
          奇怪的音乐传来,叱咤风云的大鳄有一点懵。

            "小弟弟"
          一个粗狂的男人的声音毫无预警的插入。

              "啊 你干嘛我不认识你啊你谁啊"

              "我是你的好哥哥 来和我一起玩吧"
      "好哥哥?"谭总一把捉住了小狐狸一样的赵医生,"小弟弟,来和我一起玩吧。"
       谭总觉得自家的这个就是对他太好了!欠教育!拖过来压在身下就是一阵啃咬。
        赵狐狸还在假意挣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里来的怪蜀黍啊啊啊!"

        音乐声还没有停止。

              "啊 走开啦 变态 不要过来救命啊"

              "不要害怕小弟弟 我不会伤害你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里不行别碰我"

              "嘿嘿嘿嘿嘿嘿嘿  要不要吃棒棒糖"

              "才不要呢 神经病 你再过来我叫啦"

              "你不是一直在叫么 可爱的小弟弟"

汗涔涔的小狐狸在大鳄身下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
"谭哥哥,我还要吃棒棒糖。"

觉得自己好污(才不)。嘤嘤嘤o(*////▽////*)q

评论(31)

热度(50)

  1. 天命丶风流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