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谭赵——大庭广众下的小情趣

哈哈哈哈。。那天在南锣鼓巷的奇遇。觉得超级适合谭赵。就搬来了(๑•̀ㅂ•́)و✧。

赵启平知道在别人眼里,现在他有点神经病。

这是南锣鼓巷的后面,平时少有人至,后来前面搞了个什么东巷棚户区改造工程以后,尘土飞扬,更是荒无人烟了。

今天这是情况紧急,要不然他也不会跑到这里来。

他和谭宗明来这里旅游,看到旅游指示的铜牌地图上标注了中央戏剧学院,他便无论如何想去看一看。

谭宗明不这么认为,现在国内的旅游同化现象越来越严重,什么南锣鼓巷啦芙蓉街啦户部巷啦在他看来都是大同小异了,了无乐趣。更重要的是他们是开车来的——这里的朋友听说谭宗明这几天要来玩非要给他开,还是辆红旗。

说好了是去逛什刹海的,结果导航给他带的七弯八扭的,从南锣鼓巷口路过。小吃包赵医生怎么肯放过这样的机会?受不了小赵医生喵一样眼神的谭总退步,答应小赵医生买两样小吃就不再停留继续开路。

千算万算没想到牌坊下巷子口端端正正立着一个铜刻的地图,打显眼的位置方方正正写着,中央戏剧学院。这可不得了了,小赵医生这个优秀青年医生,有个不痛不痒的毛病,追星,他可喜欢明楼了,当然也喜欢明诚,但是明诚现在在中戏当老师,明楼虽然不在中戏任教,但是他两一定一有时间就在一块哇,怎么着小赵医生觉得自己必须得去看一看。

谭总可不乐意了,呵,跟我出来玩,还心心念念别的男人?就算用他跟我像的借口也不行!"平平,不是我说哇,这个中戏没有学生证是进不去的。我们两这一看就进不去哇。在这么小的门口又没有什么人走动,哪怕是等一天也看不到人呀,咱们走吧!"

"不!我想看嘛!再说了凭谭大鳄的实力进个中戏很难嘛!这不是都可以在帝都开红旗满街跑嘛。"小赵医生固执了。

两个人又纠结了许久,谭宗明就是不松口,松口了今天就去玩不了了!他还打算两个人泛舟后海呢!再说了现在让他去找人马上安排他进中戏去,指不定人家怎么想他呢。

这厢谭宗明咬定了不去,那边的赵启平不知怎么的就不依不饶了。谭大鳄正在苦口婆心叽里呱啦这边赵医生趁他不备扭头就蹿进了人潮里面。就像荷叶池里的一尾鱼,哗啦一下就没了踪影。

谭宗明呆滞了一下,这么多年了,第一有人在他面前这样。整理了一下冷静了几十秒的金融大鳄胸有成竹。"小赵医生跑也无非是去中戏,他不认得路,手机导航也不怎么会看,慌乱的跑肯定一条胡同跑到黑,然后再导航找路。"谭总飞快的在大脑里面理清楚逻辑,然后去取车准备去后面堵他猴精的小赵医生。

小赵医生快速的交替着双脚,打出生来他没有这么快的走过路。这种他跑谭宗明在茫茫人海中找他追他的感觉莫名的刺激。他果真走到了胡同底,但是他没有看到中戏——刚刚慌乱的小赵医生只顾看后头有没有追来的谭宗明错过了中戏小小的被外卖小哥包围的门楣。

导航给他的胡同特别安静,一个人都没有。小赵医生有点犹豫要不要继续走。他站在胡同口的第五棵树旁边掏出了手机:微信一片死寂,短信空空荡荡,来电悄无声息。赵启平有点害怕了,老谭不会真的生气了吧;又有点生气,老谭怎么能够一条问他在哪里的消息都没有呢!

巷子口走过来一个男生和一个女生,看样子两个人都是学生应该也是来旅游的。赵启平从树旁出来默默的走在了他们后面,前面两个人都吓了一跳,研究的看了他好几眼,话也不怎么说了。赵启平有点尴尬又不好解释,摸了摸鼻头,放缓了脚速跟的远了些,那两个人却是加快了脚速一下就从冗长的胡同不见了。

重新回归导航怀抱的赵启平仔细核对了方向。夏天的北京特别的炎热,天空很蓝云是大朵大朵的,但是太阳却是太直接了,炙烤着皮肤。但是这个巷子在阴面,不甚宽敞的巷道两旁还按照惯例的种了许多树,三步一荫五步一凉自有自己滋味。

突然后面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坏了,小医生打眼一看果然是谭宗明今天开的那辆红旗。

他拔腿就跑,跑过了刚刚不见踪影的那对学生。巷子很安静,又没有人,只有小赵医生奔跑的声音。小赵医生扭头观察情况发现女孩诧异的盯着奔跑的自己,然后那个女孩不知道对着男生说了什么,两个人看赵医生的眼神怪怪的。
小赵医生在心里默默唾弃自己,脑海里出现本山大叔"悲哀,这是多么的悲哀!"

突然女生拽了拽男生的衣服向后呶了呶嘴,一个和这个巷子格格不入的黑色小汽车缓缓驶进,好像堵死了巷子,没有退路。

小赵医生跑的更带劲了,足底生风,脚底抹油。

谭宗明一打开车门就看见赵医生跑到了协警那里,拉着协警的胳膊嚷着:"快救我快救我!求求你救我!"

那小语调和小姿势蹭的在谭大鳄心里点了一把火,瞬间燎原。小!妖!精!

谭总优雅的下了车,反手锁上了车门,极有涵养。
赵医生看着谭总对着他微笑"你报警啊,你敢报警我就敢现在抱了你。"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