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走,体检去!↣↣楼诚篇

噫,好久都不写小段子了。每天在家自我发酵。(εó∀ó)

        冬天来了,明楼甩了甩自己的胳膊,又偷偷加了件羊毛背心,一件件套上白衬衣和西装马甲。看着阿诚没有进来明长官又艰难的往自己的西装裤腿里面塞了一条保暖绒裤。

        "呼"明楼长舒了一口气,在心里暗暗想到"这样才暖和啊!"

        "早!快来吃早饭。"阿诚端着牛奶和三明治推门进来,上下打量了明长官几眼,"昨晚抱着没这么圆,看来是怕冷偷偷塞了衣服了。"

        低头把托盘放在小矮桌上顺便掩饰了嘴角的翘起。

        一只手伸了过来,捏了捏腰侧。

        "嘿!我说你!一大早的!"咖啡色西装的主人倏地挺直了腰身,鹿眼圆睁,"不!正!经!"抽手打掉作妖的大手。

        大手的主人啧啧嘴,腹诽"阿诚怎么一点赘肉都没有!哎,年轻就是好啊。"

         戳了戳明楼的肉肚子,阿诚建议道:"大哥,改天约个时间去体检吧,你这都好几年没有运动了。"

         "!不用!我这好着呢!不信咱两现在比试比试?"明楼赶忙把牛奶杯从嘴边移开否决提议。

          "不许跟我犟!又偷偷塞衣服了吧!你现在长期坐在办公室里,都比以前畏寒了,不早说你自己没察觉!"阿诚反驳的更加坚决。

          "我工作忙(-ι_- )"明长官开始侧面进攻。

          "身体重要还是身体重要啊!你工作有我忙嘛!我陪你体检你还扭扭捏捏的!(。•ˇˍˇ•。)"明诚少爷也怒了。

          明长官的体检定在这个周末,也就是两天后。

          明台一觉睡到了中午,醒来的时候大哥和阿诚哥都去上班了,说是晚饭回来吃,午饭就不吃了。

          "诶,阿香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啊!"小少爷抓了一把瓜子混进了厨房,左瞅瞅右瞅瞅。

           "嗯,大少爷说了吃清淡点,不要油水太重的。"阿香仔细的洗干净手里的上海青。

          "(⊙_⊙)?什么?清,淡,点,的?!"明小少爷难以接受,"大哥说的?不是阿诚哥说的?你确定他说的不是浓油赤酱?是要清淡点?"

          "哎呀,小少爷,我不会听错的,放心吧,没事,我给你做几个你爱吃的,包你你吃的好好的!"阿香甩了甩手,把明台推出了厨房。

         听见院子里面汽车熄火的声音传过来明台赶紧跑到了房间躲起来。

         "大少爷,阿诚少爷,回来啦!"阿香迎了出来。阿诚也跟她打了个招呼。

         "嗯,明台呢?"明楼一边脱外套一边问候。

        "小少爷关在房里看书呢,看了一下午了,只下来端过一次水果。"

        "这么乖?"明楼不解的看了看阿诚,后者只是耸了耸肩,"那好吧,开饭了再喊他下来。"

       "诶,好的,我现在就去准备很快就好了,大少爷您和阿诚少爷休息一会就可以出来开饭啦!"阿香回答到。

        "开饭啦!"阿香在饭厅摆放碗筷,大小姐不在家,所以只摆放了三副,特地把小少爷爱吃的排在了后面,大少爷要的清淡点的排在了主位前面。

        明台蹭蹭蹭的跑下楼来,他到要看今天大哥怎么了。

       "盯着我做什么?吃错药了?坐下吃饭。"明楼帮阿诚拉开了右边的椅子才绕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

        看着自己特意叮嘱的清,淡,菜,欲哭无泪,后天就要体检了,明大少爷决定这几天吃点清淡的,说不定好歹能让体重下来点。

        明台个小滑头,肯定是他要的那些浓油赤酱的,老大的香味尽往鼻子里面钻。

         "噫,大哥真的不吃?这不科学啊。怎么了?"明台使劲的朝阿诚使眼色。

        阿诚接受到明台的运气,看着对面快眨出四眼皮的明小少爷再看看旁边委委屈屈的吃着清淡菜拌白米饭的明大公子,他真拿这两个没办法。

        伸筷夹了个草头圈子放在左手边绿绿的饭碗里,"吃吧,多吃点,只吃青菜对身体不好。"

          默默的扭过脸,阿诚的耳朵红了,天啊,大哥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我想揉揉你倒多了桂花油的头发!

          明台默默的塞了口白米饭,在心中冷冷的笑"哼,我还以为大哥也会转性呢,原来只是想要玩玩小情趣而已啊,哼。肥壮的男人切开都是黑的!"

           夜色如水,厚实的被子里阿诚拥着他的大号暖宝宝。

            "阿诚,你今天对我真好,我一定好好去体检。"明长官更加的拥紧了怀里人。

            迷迷蒙蒙的阿诚也向暖源缩了缩,"反正每天吃清淡点也不能减肥,还不如多长点肉抱着舒服暖和。"
           
            明长官有点想哭,算了算了,好歹也是一大无可替代的用处吧,就这样安慰自己好了,但是还是很忧愁后天的体检啊。心事忡忡的明长官抱着他的小秘书甜腻腻的睡了。
      

     
       
       
       

评论(4)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