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要什么标题。甜不就好了


冬日里,阳光从楼梯上的大窗户里透过来。

飞扬的粉尘在桐油的楼梯上沉浮。

明楼坐在沙发上,阳光触及不到他,蔓延过来的黑暗包裹着他。他就那么坐着,放空了自己,双手放在两侧,他试着抓了抱枕在怀里,又放开。

咯哒,大门被打开了。寒气进来,瞬间消散了。

“怎么不开灯?”阿诚把台灯扭开,暖黄的灯配着他蓬勃的爱人,明楼看着他,成长的爱人,坦然的目光,清澈直白,看的他的心全是柔软。

他的爱人啊,坚毅又勇敢,自信又担当。带着阳光冲进他的生命里,他后悔过,希望他快乐的和明台友爱的活着,在阳光里。

但是这个世界,哪里不动荡?哪里能保得他一世安宁?现在,他站在这里,自己的面前,眼睛里闪烁着神气,他们都自私,非要把对方和自己死死的绑在一起,撕不开扯不断。

半边脸颊的肌肉不自然的向上运动。

“越大越没规矩。”明楼的情怀被打断了。

阿诚悻悻的放下手,嘟囔“都是我养出来的肉,捏捏怎么了。”

“又偷偷在心理编排我啥呢?”阿诚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紧了紧环在腰间的手,把自己更好的窝进去。“我说,你最近又长好了,得给你少来点浓油赤酱的,大姐和小少爷又不在家,都给你吃了。”

“嘿,你难道还要嫌弃我?”明楼吻了吻他的发鬓。

“不要,这么*重*要*的人,只能是我的。”

没有阳光,也挺好的。







今天神奇的课堂成功的开了我的脑洞(//∇//)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