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小明的期末首战

现代背景,私设如山。八九不离十是小明明被怼吧。

明台就要考大学了,这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大姐不希望他离家太远,而小少爷是希望体验幸福的大学生活的。折中后呢,大姐的意思是本市的好大学多得是,选一个,想回家就回家。

作为明家的小少爷,虽然是个混世魔王,但是好歹还是天资过人很有些小聪明的,再加上家里有两个哥哥的“悉心教导”,小少爷还是有把握不辱门风的。那关于学校就只有两个选择了一个是j大,一个是Q大。

小少爷根本不用考虑就嚷嚷说要去Q大。当年大哥刚决定要去大学当教授的时候就决定去Q大——Q大比J大离家稍微远一点,明家在那边有一个清净幽闲的宅子离学校只有半个小时的车程。虽然明台觉得大哥舌灿莲花的要买那个宅子就是为了给他和阿诚哥住的。

阿诚哥坚持要锻炼自己报了稍远的Q大,还坚持至少第一年住校。妥协的大哥就买了那处宅子,想着第二年正好宅子也打理好了,然后自己去Q大的入职也办好了,就可以和阿诚一起住了。没曾想计划赶不上变化,明楼的恩师在J大当荣誉院长几次邀约他去J大授课,委实推脱不过的明楼在J大任职了两年,今年这才转到了Q大。

小少爷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去了学校大姐就不能时时刻刻的盯着他了,去了学校还有阿诚哥帮忙,选修课什么的都跟着阿诚哥就好了,稳过。大哥去了阿诚必然时时回家开火做好吃的,没零用了,馋了,就去找阿诚蹭饭简直完美。

成绩下来了,小少爷在家很是扬眉吐气喜气洋洋,毫不犹豫把所有的志愿都填了Q大来表达自己的强烈愿望。

阿诚哥从学校搬了出来,准备和他的明大教授住进树林边河畔旁的豪宅。收拾的那天明台跟着去了说是要摸熟路况,上蹿下跳了一整天,还死皮白赖给自己要了一个房间,当然识相的要了一楼,不去打扰二楼的两人。

无惊无险的大学生活紧锣密鼓的开始了。为了为了自己的期末成绩着想,为了保证自己能够和阿诚哥一起上公选课,小少爷义无反顾的让他可爱的阿诚哥全权负责了自己的公选课,不惜出卖了自己的教育系统密码。

听说今年新来的经济系的大教授本来学校只给安排了一门课程任务的,但是教授为了熟悉教学环境主动要求加了一门通选课面向全校师生。

新来的大教授是谁?
就是前几天被挂了官网首页整整一个月帅照的明大教授啊,就是那个个人履历巴拉拉一大串吓死人的那个三件套西装啊!当然重点是帅啊!惨绝人寰的帅啊!

明台百无聊赖的趴在桌子上,他就知道会有大哥的课,算啦,就当支持大哥工作免得他可怜。明小少爷在后面一边安慰自己一边看着乌泱泱的人头考虑还有没有来上课的必要——这么多人,除了选课的都来了还来了好多蹭课的,人满为患。

他的阿诚哥端端坐在第一排,明教授视线最方便到达的地方。“好一株青葱小白杨啊!”明台看着妹纸们对小白杨咻咻咻发射哈特全是感慨。

简短的自我介绍以后,明大教授说他需要一位助教来帮助他。明台翻了一个大白眼。“明诚同学,你和我一个姓呢,真是有缘,你来担任吧可以嘛?”温柔的教授抿着嘴角一字浅笑。

“哼,老夫老妻了还玩这种游戏,真不要脸。”明小少爷嗤之以鼻,他家的关系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过。

心安理得的玩了一整个学期,通选课下周要考试了小少爷才发现他阿诚哥选的居然是双语的知识产权法🌚🌝,这是什么????小少爷觉得读这个课的名字他的舌头都捋不直了。

周六的晚上,撸串摊上小少爷酣畅淋漓的挥舞竹签。约了女朋友一直想跑路的郭骑云大吼一声:“明台!你还记得你!周!一!早!上!第一节课!有考试吗?!”

弹起来的小少爷炮弹一般的冲向了他哥山里的温柔乡。家里居然没有灯,狐疑的小少爷借着几分酒胆在一楼转圈圈,一边哭嚎“我的阿诚哥啊!你到底在哪里啊!!快来救我啊!!你可爱的弟弟就要死了啊!!阿诚哥啊!!哥啊!”

啪的打开的灯光吓了闭着眼睛嚎叫的小少爷一大跳。“喊魂呢!??!?能不能让人过个安生日子了?早干嘛去了???啊考试了想起来你阿诚哥了?一身酒气油烟味还不快滚去洗澡复习!”扯直了嗓子叫的明少爷被他大哥劈头盖脸的臭骂骂的忘了把抻长的脖子收回去。老老实实的滚了。

第二天大清早。明台被人敲了房门“明台,起床。”小少爷浑身一个激灵,居然是大哥亲自喊起床的待遇。看着餐桌边的明诚,明台饱含泪水。“阿诚哥,我好想你,我真的好需要你。”没一会小少爷就得到了知识产权.RAR。

明楼的书房并没有因此安静。
“阿诚哥!这句啥意思!我读不懂中文!”明楼微笑着拣起了被扔掉的书。
“阿诚哥!这个凭什么这么着来啊!谁规定的!”明楼微笑着整理了明诚的衣领。
“阿诚哥!这个居然有四个单词,为啥说只准用这个表示!”明楼微笑着打开了落地窗的窗帘。
“阿诚哥!这个注册过程为什么比前面那个多了分类还有好几个审查啊!不都不一样吗?”明楼微笑着对明台招手。
“这是我刚刚给你整理的精编版,自己好好看,明天就要考试了,加油,不要打扰阿诚学习,明白?”

明台看着一直躺在沙发上“学习”的明诚,后之后觉的,乖巧的退了出去。我单身我骄傲。

考试来了,一直到今早他才又和阿诚哥搭上话,阿诚哥略带沙哑的低音炮慈爱的告诉他,他已经提前去教授哪里考过了,今天的安排是要去帮明教授出试卷。晴天霹雳的小少爷被他敬重的大哥警告:阿诚嗓子累了,少跟他说废话。小少爷外焦里嫩。

考场的少爷很紧脏,试卷发下来更紧脏了,全英的试卷吓坏小少爷了。前排的女生蜜汁淡定,戴了一副无框眼镜,小少爷敏锐的捕捉到了学霸的气息。屁股一挪顺利的看到了姓名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 奇怪的名字。瞅准时机小少爷戳了戳。前面的后背,半张脸过来。小小声的“干嘛?”明台调动脸部肌肉做出最最乖顺的微笑“阿同学,可以给我看看翻译嘛?”

小少爷有惊无险的化解了危机,重新生龙活虎。“大哥!!!!你给我的精编复习资料上一个都没有考!!!”
“哦,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复习的全没考,考的全没看过这句话吗?”明教授波澜不惊,从从容容的整理教案并不抬头。“对了,阿诚不用考我的经济了。但是你嘛,我一定大公无私,我们明家丢不起这个人。三天后考试啊,按照我上课的内容好好复习!”
小少爷化身巨大的感叹号“!大哥明明知道,我除了第一节课都没去过。”

单身的孩子伤不起,被打扰了好事的男人更惹不起。哭唧唧,下学期还要不要跟着阿诚哥阿,好纠结。












0脑洞来自,昨天早上的考试,暗戳戳挂了室友,咩哈哈。虽然我的小哈特很少,但是我更喜欢聊天阿,为毛都没有评论,,哭唧唧.小方.一霖.jpg

评论(11)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