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的上天,炸成烟花

小明的期末再战(还是甜)

私设何止是山。。。年龄什么的不要细扣哈。就是想让大家甜一甜。凌李甜到齁。(//∇//)

   吸取了两次选修课的沉痛教训,明台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堕落下去了。

  决计奋起学习的小少爷塞了满满一书包的课本,带上满格电的手机,满格电的充电宝,还绕道热饮店来了一杯热醇的可可,兴致勃勃的冲进了图书馆。

  “哇!居然这么多人!”小少爷打自内心发出了一声感叹。开学第一次进入图书馆,小少爷戴着耳机不动声色的观察自习室的设置和规章。

   突然,一股大力把他拽到一边,“明台?真是你,鬼鬼祟祟干嘛呢?”是阿诚哥以前的室友梁萌萌,萌萌也跟着四处瞅了瞅“找人?跟这做贼呢?”

“嚯,真像那啥鼹鼠。”明台差点没忍住笑出来。

“哥,我来自习来着了。这都快坐满啦!”明台对着萌萌眨眼一笑。

    梁萌萌带着他就上了四楼:“那可不巧了,我早就来占座了,正好两,要不是我下楼找书那你可不是得就回去了?那阿诚兄弟知道了要怪我的不是了。”帮着明台安顿下来,萌萌接着小声说,“我观察好久了,这地段人少,清净,学习特别好,想放松下也没有人打扰,乱看什么的,可舒服了。你今儿个是遇到哥哥了,别人我才不给他说呢!以后你就常来啊!哥给你占着!”

   “呦!那就谢谢萌萌哥啦!不过,哥,你今年怎么这么爱学习啦?!去年不是还得靠着阿诚哥嘛,怎么今年自力更生啊?”明台挑挑拣拣还是没有决定看哪本书。

   “诶,看见我这牙没有?”梁萌萌扯了扯明台的衣袖。
    “?”
    “坏拉!我准备换一金的!”萌萌得意的咂了咂嘴,“阿诚兄弟那里过期末考试是容易安全系数也高,但是太贵了,我打算自己学两门混个及格,省点钱给我这个牙。”

   “大。。。大。。。。大。。。大金牙。”小少爷有点恍惚。

    兵荒马乱的准备终于做完了,小少爷舒心的喝了一口热可可,暗自给自己打了一口气开始看书。

   “哎,老凌,老凌,那个地有座,快来快来。”明台听到一个小小的招呼声,和阿诚哥有几分相似,听起来更加阳光朝气一点。
   
    小少爷瞬间挺直了身板,极快的翻过了那面被自己神游乱画的一面。偷偷抬眼。

    一个青年,头发卷卷的,被太阳光线照射的有点栗色的光泽,拉着一个比他声量略高的青年的胳膊,那个青年手里抱着几本书和笔记本上面插着两支笔,正在向他们这里走来。

    明台用手肘拐了拐萌萌:“这是啥个呦,认得不?”
  
    萌萌正在奋笔疾书抄笔记,迷茫的抬头,眯着眼睛看了看:“不认得,不过跟你家明教授和阿诚兄弟长得挺像哈。”
   
    “!”明台在胸中默默竖了一个中指“说好的自己上辈子一定是搞情报工作的呢?!什么都知道的呢!”

   “凌远,医学院大四在读,旁边是他的传说中的男朋友——李熏然,公安大学,大一在读。”旁边响起一个压低的女声。

    小少爷点点头:“谢谢啊!不过同学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转头的小少爷被吓了一跳“!啊同学怎么是你!”

    啊同学面无表情的看了明台一眼,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我一直在这里自习。”接着低头在自己的键盘上霹雳啪啦。

    小少爷悄悄凑过去看了眼屏幕,是学校的论坛页面。
   
    啊同学正在编辑一个回答,问题的大标题正是
【不能我一个人瞎!凌学长的绯闻男友又又又又来找他啦】。
   已经编辑好的是:

222楼   

大家好,楼主正在图书馆四楼,坐标距离熏然然两个座位的地方给大家直播。。。。。。。

    明台抬头,看着李熏然一手搭在凌远肩头被凌远一只手握着,另一只手在零食袋子里掏啊掏得空了就伸过来来凌远书上戳一戳然后给凌远咬耳朵。自习结束的凌远掏出湿纸巾仔细的给熏然擦干净手,整理桌面,李熏然嘚嘚嘚的去扔垃圾,最后被凌远拖走。

    被啊同学委托拍照大任的明台觉得自己真的快瞎了,“呸,这个热可可怎么这么酸!”有个萌萌那样的眼睛也挺好的,又小又不好使。

    恍恍惚惚的和啊同学走出图书馆,明台的脑海里只有“一个狗的夜我的性应该放在哪里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看凌远学长和李熏然和你家的两个也像,但是比你家的两个恩爱多了吧?!”啊同学满意的刷着论坛一边随口说道。

   “谁说的!我阿诚哥十岁就被我哥骗着表白了三次!一次是我喜欢哥哥;一次是我最喜欢哥哥;还有一次是阿诚爱明楼哥哥好嘛!十三岁就互送头发了好吗!每天形影不离,自带千兆WiFi私人信号好嘛!那里不恩爱了!”

明台小少爷你又暴露了什么?!

    后来论坛里面的【八一八明教授和他的小阿诚】帖子火的一塌糊涂,热量一直不断的蹭蹭蹭刷新,置顶的回答是:
震惊!十三亿中国人看后都沉默了!明家小少爷哭诉从小被虐,单身狗坚强成长史!.MP3


小少爷哭唧唧的看着灯火通明的他哥的私宅,想到刚刚来自大哥爱的电话,完了,期末废了,“阿诚哥!我苦啊!我是被奸人陷害啊!阿诚哥!救我啊!”



脑洞来自室友没错就是啊同学 @阿门阿前一颗葡萄树 ,去图书馆自习被两个蓝孩子虐了一脸,十岁那个是班主任儿子的故事的改编版,绝望。。最绝望的是,体育,,没错,我的体育居然挂了,,所以肝出来了,,,好绝望,我剩下的期末考试要怎么度过,,蓝瘦。QAQ

评论(4)

热度(47)